復刊第三十六期•2009年12月-2010年2月

故事喻道

1  總要精簡
氣溫不斷上升,空氣愈來愈悶熱,樓房裡擠滿要來聽演說的人。好不容易終於輪到最後一個政客上台了。他先清清喉嚨,然後大聲疾呼。聽眾都在沈著性子地聆聽,滿以為他會斬釘截鐵的,誰知他卻在拖拖拉拉。他不停地揩拭額上的汗珠,一邊說,一邊揮動著手帕以壯聲勢。他後來更提高了腔調說:「我不單是為這代人說話,更是為下一代!」 話一出口,一位身懷六甲的婦人便急急起來,走向大門;她大聲喊:「你還不趕快把話說完,下一代已迫不及待了!」
靜默有時,言語有時。(傳三7)

──薩拉,《好得無比每一天》

2  同理心
在一所醫院的兒科大樓內,遊戲治療課程正出現了難題。因為孩子每每用顏料和泥膠弄髒地板,惹怒了工友。一天,護士長看著年邁的工友彎著腰,吃力地刷著地板時,忽然發覺自己明白這個刷了多年地板的老工友的感受,但她同時曉得他也該把某些思想刷進心裡。她細心地向這個老工友解釋,這些遊戲其實不是孩子無聊的戲耍,而是一些能幫助他們復原的活動。之後,當這個工友每天把掉到地板上的顏料和泥膠刷去時,他便感到很自豪,因為他也有分參與遊戲治療的課程,為協助孩子復原出了一分力!
無論何事,你們願意人怎樣待你們,你們也要怎樣待人,因為這就是律法和先知的道理。(太七12)

──薩拉,《好得無比每一天》

3  真正富足
有一個人在世的時候,曾使他的國家得榮耀,使他的國人得福利。在他的墓碑上,刻了以下的字:
「我的富足,不在於我所有的多;我的富足,乃在於我所要的少。」
你們要謹慎自守,免去一切的貪心,因為人的生命不在乎家道豐富。(路一二15)

──王峙,「故事喻道」

4  一個牧師的自省
        有一位牧師服事主多年,為神為人作過不少事。他曾如此說:「我與主相識至少四十年,對於屬靈的事略有一些經驗;在主的工場上,超過二十五年。在神的教會裡,我或許有一些建樹,在神的子民中,或許得了一些不應有的尊榮……雖然如此,我可能因為在罪惡內一個小時,就把我以往的一切完全抹煞,叫最愛我的人以我為羞恥!」
自己以為站得穩的,須要謹慎,免得跌倒。(林前一○12)

──王峙,「故事喻道」

5  這個也要過去
東方有一皇帝碰到一個很大的困難,他非常煩惱,不能自抑;因此他要身邊的大臣、策士及一切智慧之士提供一句格言,使他可以安靜下來,不至於過分憂慮。他們提供了許多格言,可是都不合皇帝的心意。皇帝的女兒就奉上一塊寶玉,其上刻了一句話:「這個也要過去!」
是的,就是最大的苦楚也要過去。林肯在他最痛苦時也常常這樣說:「就是這個也要過去!」
以前的事都過去了。(啟二一4)

──王峙,「故事喻道」


「喻道故事」徵稿!來稿一經登載,贈書一冊


本刊免費贈閱,歡迎索取,自由奉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