復刊第三十三期•2009年3-5月

讀經深思:選擇居於惡城而後來死裡逃生的羅得,是因別人的罪行而傷痛,還是自己心靈受痛苦?(彼後二7、8)

彼得如此描寫羅得:「只搭救了那常為惡人淫行憂傷的義人羅得。(因為那義人住在他們中間,看見聽見他們不法的事,他的義心就天天傷痛。)」彼得如此讚揚羅得,似乎與創世記所記的羅得有些出入。
羅得與亞伯拉罕,是屬世與屬靈人物的典型對比。亞伯拉罕讓羅得選擇他所喜歡居留的地方,羅得貪愛世界,於是選擇了約但河的平原,而且漸漸挪移帳棚,直到所多瑪。當時所多瑪人在耶和華面前罪大惡極(創一三8-13)。
以後神準備毀滅所多瑪、蛾摩拉之前,曾打發天使去把羅得全家救出,那是因為神顧念亞伯拉罕之故,並非羅得有何長處。因為羅得久居所多瑪,並沒有甚麼美好的見證,連他兩個女婿都不尊敬他,以為他說所多瑪快要被毀滅的話是「戲言」(創一九12-14)。
再到後來,羅得在山洞中與他兩個女兒演出的醜史,製造了兩個後來與以色列人為敵的摩押族與亞捫族(創一九20-38)。
大多數研究聖經的人都對羅得抱有不良印象,他的一生不足為範。可是彼得為何在書信中似乎誇獎羅得呢?
我們可以根據聖經原文去了解彼得的真正意義。第七節說:只搭救了那常為惡人淫行憂傷的義人羅得。羅得雖然住在罪大惡極的所多瑪,但他只為謀生,卻不與那些惡人同流合污,那是可斷言的。不過,羅得「為惡人的惡行憂傷」一語的「憂傷」一詞,頗值得研究。
「憂傷」這動詞的原文是καταπον?ω,指受壓迫而勞力工作以致精疲力倦之意,此字在使徒行傳曾用過,司提反作見證時曾說以色列人受埃及人「欺壓」,原文即用此字。
因此我們便明白:不是羅得以聖潔者的態度為不悔改的惡人憂傷,而是羅得這個人住在那些惡人中間,精神備受虐待,以致內心感覺非常痛苦。
比方一個傳道人勸一人信耶穌,但那人不肯信,仍然犯罪,於是這傳道人為他代禱,心中「憂傷」。但如果這傳道人不去傳道,反倒住在天天賭博、講下流話、作壞事的人中間,這傳道人便覺得精神受虐待,覺得非常痛苦。羅得的情形乃後者。不是他「為」惡人憂傷,而是惡人「使」他憂傷。
此外,彼得又說羅得的「義心天天傷痛」。「義心」一詞原文意思是「義的魂」。「傷痛」一詞原文是βασαν?ζω,指「受刑罰的人受苦」而言。這就表示,不是義人羅得為那些惡人而傷痛,而是義人羅得不能與那些罪人同流合污而覺得受痛苦。羅得並非覺得那些「犯罪的人有痛苦」而憂傷,而是羅得本人處在那些敗壞的環境中,「自己覺得受折磨而痛苦」。這字在啟示錄第九章譯為「受痛苦」(人們像受蠍子所螫的痛苦)。馬太福音八章六節指病人患病時的「疼苦」而言;在馬太福音十四章二十四節則指風浪的「搖撼」。
因此,義人羅得的「憂傷」與「傷痛」,是他本身的。他如果不住在所多瑪這犯罪的大城市,他就不會憂傷與傷痛了。分別為聖的基督徒與傳道人,不應與世同流合污,也不應與犯罪的世人過同一類型的生活,否則結果會像羅得一樣,一生勞苦所得都盡付丙丁了。


(本文轉載自《聖經難題》﹝六至九集合編﹞,蒙基督教天人社允准使用)

 

蘇佐揚


本刊免費贈閱,歡迎索取,自由奉獻。